芬兰的创新动力:一个诺基亚倒下,400个创业公司站起来


芬兰对于中国用户而言一度非常亲近。十几年来,出自于芬兰的诺基亚手机承载了人们的科技和数字生活,“科技以人为本”的口号已经深入身心。一度风靡的手机游戏Angry birds也出自芬兰游戏公司Rovio之手。

遗憾的是,去年,在诺基亚手机业务出售给微软之后,人们熟悉的诺基亚似乎一去不复返了。在一个游戏周期结束之后,Angry birds似乎也成为回忆。

现在支撑芬兰继续创新的动力是什么?受芬兰大使馆“纯净芬兰”项目的邀请,腾讯科技有幸在今年国庆节过后走进芬兰,了解芬兰的科技创新和投资。

在芬兰的第一天,从人们最关注的诺基亚开始。

400家“子孙”公司

“诺基亚的前任员工在芬兰已经设立了400家小公司。”当中芬金桥创新中心总经理马可告知这一数字时,着实让人吃了一惊。

这些公司中,包括已经小有名气的手机企业Jolla,大多数公司还不为用户所熟悉,但无形之中,这些前诺基亚人创建的公司已经为芬兰构建了一个 ICT生态系统。这个生态系统从手机软件和硬件,到ICT 安全系统,加上诺基亚一手创立的地图导航,再加上Angry birds的开发者Rovio,曾登上苹果App Store下载排行榜榜首的游戏《部落之战》的开发者supercell,已经是完整的ICT商业环境。

无疑,诺基亚的衰落令人感慨。在问及如何看待后诺基亚时代时,芬兰欧洲和对外贸易事务部部长Lenita Toivakka有些动情:“诺基亚确实曾经很强大,但我们想强调,创造这个神话的人还在。我们并没有失去这个能力。”

她坦言,现在芬兰没有类似诺基亚曾经体量的大公司,近期也不会很快出现。但由于芬兰的大学很注意科技研究和创新,与其哀叹诺基亚的没落,不如主动发掘这些注重创新的小公司,他们是”隐藏的珍宝“。

热衷社交和游戏

在芬兰,社交应用和游戏最受用户欢迎。这和其他国家的用户似乎一样,但也有所不同。

马可解释说,芬兰人的适应能力比较强,比较喜欢用社交应用,每当用社交应用交流时,大家很兴奋。

谈到具体用什么应用时,马可说自己用Whatapps,也会用Facebook。在芬兰外交部负责对外事务的汉娜则偏好用Twitter和媒体伙伴保持联络,而Facebook对她而言就是各种“晒”。

在芬兰,也有相当的一部分人群喜欢使用微信(Wechat),不过,他们发现开通微信公众账号对国外用户而言有些麻烦,建议以后能简化一些手续。

另一类最受欢迎的应用自然是游戏。马可认为,最新的趋势是具有教育功能的游戏比较受欢迎。这似乎和芬兰倡导的教育理念一脉相承。

有趣的是,同其他国家的90后一样,我们同样很难捕捉芬兰90后小朋友的最爱应用。“90后人群的更换App速度非常快,每六个月换一个新的应用。我想追都追不上”。马可笑言。

希望中国多投资云计算

中国和芬兰建交已久,1950年建立双边贸易关系。不过,中国向芬兰的投资则相对偏少。

Lenita透露,目前中国对芬兰的投资每年超过200万欧元,主要是IT、通讯类投资。比如中国公司华为在芬兰已经建设研发中心。

Lenita分析称,投资比较少的原因是相互之间的交流相对较少,很多投资者不知道芬兰。她希望未来通过增进了解以及制定优惠政策来促进投资。

在吸引投资方面,芬兰的目标十分明确,Lenita透露,最想吸引的投资是云计算和数据中心方向。

为什么会成为这个国家的目标?

她解释道,芬兰的天气比较冷,建立需要降温的数据中心是芬兰的优势。谷歌的一个数据中心便建设在芬兰。另外,根据对地貌的测定,芬兰发生地震的可能性比较小,有利于数据的保存。

欧洲经济比较脆弱,芬兰政府需要加速对创新的投资和支持。Lenita用A、B、C和D来为芬兰在创新领域的企业分类。A代表北极科技,B代表生化科技,C 代表清洁科技,D代表数字技术。作为北欧的岛国,芬兰的人和资源都比较少,“如果做的话,只做有信心的事情。”Lenita说。

类别:新闻资讯 关键字:, , .